何常在:世界的美好在自己的努力创造中

日期:2022-01-20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白洁 浏览: 分享:


何常在:世界的美好在自己的努力创造中
 

“时代和市场抛弃一个品牌的时候,连一声再见也不会说。”这句话出自有着政商小说界王者地位的何常在的新作《双赢》。那么如何在时代和市场中站稳脚跟,让品牌延续,《双赢》给出了答案。

  

何常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前不久当选为中国作家协会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作品有《浩荡》《荣光》《契机》《双赢》等,出版畅销书《浩荡》系列、《交手》系列等共计五十余部。曾获得中国好书榜上榜作家、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新人奖,入选当当网第五届影响力作家榜,多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其作品《荣光》曾荣获“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网络文学主题征文大赛一等奖;《浩荡》入选中国作协2018年度重点扶持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唯一网络小说。
  

《双赢》延续何常在的写作风格,以文理科两个学霸为线索,讲述了他们怎么联合自身优势使陷入困境的云上丝绸重塑辉煌的故事。该作品一经上市便已入选阅文·探照灯书评人好书榜十大类型小说。
  

何常在是一位深耕现实题材的作家,他关注当下、关注现实、关注职场、关注商业、关注社会的变化和变迁,时代的潮流,改革的浪潮。何常在的作品紧紧围绕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展开。在当选中国作家协会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时,何常在接受了央视《焦点访谈》的采访,他说:“开始写的时候有点类似孤军奋战或者叫单机模式,作协在这儿对我们起了各种引导作用,包括采风上的扶持,包括政策上的倾斜,带动了我们对现实题材未来的前景更有信心。至少对现实题材的认知上升了很高的高度,这是我们整个时代真实的记录。”

  

《双赢》出版之际,何常在接受山西晚报独家专访,他说:“我是想用优秀者的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来告诉读者——世界的美好,就在自己的努力创造之中。”
  

写一部男性对待爱情和事业 真实想法的故事  
  

山西晚报:先给读者简单介绍一下《双赢》这部作品吧。
  

何常在:《双赢》是讲一对高智商、高情商和高学历男女从青梅竹马到因事业竞争而相爱相杀的故事。从上学时的理科和文科学霸,到大学后各自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以及都坚持单身主义的原则。结果相遇之后,碰撞出了一系列的啼笑皆非的火花。
  

山西晚报:男女主人公是文理科学霸,取长补短在商场奋战,这样天作之合的设定是为了迎合读者,还是您觉得商业产品理性思维与感性思维的运作模式更适合市场?
  

何常在:其实并非是为了迎合读者,因为说实话有时我们也并不知道读者到底喜欢哪种类型。有人认为大数据可以圈定人群,其实所有的大数据都是滞后的数据,都是读者以前的喜好。而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改变,都是寻求新意。
  

之所以设定一个文科一个理科,并且男文女理,是希望在现实生活中男性多些细腻女性多些理智,世界会更加美好。
  

山西晚报:这样的创作构想来自于什么?它有何特别之处?
  

何常在:目前市场上充斥着大量以女性视角所写的爱情作品,大多数作品对男性的描写不符合真实。据我所知,许多很擅长写爱情的女作家,有不少都没有经历过恋爱,她们真心不知道男人的爱情观,都是凭借想象男人在爱情中的表现来编写故事。因此,我决定写一部男性对待爱情和事业的真实想法的故事,《双赢》就应运而生了。
  

《双赢》的不同之处在于不但是男强女强的男女两强的搭配,还尽可能地还原男性和女性在面临事业与爱情的双重抉择时所采取的不同方法。传统观念认为,男性偏理智而女性偏感性,而在女性无论智商、情商还是能力都不亚于男性的今天,女性的爱情观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不再像以前一样只当爱情是归属是生活保障,而是两个人需要共同经营的事业。丈夫不仅仅是生活伙伴,也是人生合伙人。
  

同样,男性对婚姻观也不再如以前一样只希望找一个贤妻良母,他们也需要女性可以和他分担生活的压力,需要另一半和他一起成长,在爱情中互助在事业上互补。
  

山西晚报:主人公都是从小到大的学霸,这样的人设吸引人,但生活中不多见。您写这样两个人物的商场经历是想给读者带去什么样的现实感受?
  

何常在:有些影视作品就喜欢设定极致的人设,是从亲情伦理上为出发点,比如姐妹同时喜欢上一个男人,比如再婚家庭异父异母的姐妹的较量,再比如抢走了闺蜜的老公,等等,过于狗血与违背常伦。尽管说来文似看山不喜平,人设至关重要,但也不要只从割裂的亲情、变态的爱情和非正常人类下手,多一些学霸、青年才俊,不是更有积极向上的引导性和正能量?
  

其实学霸男女在一起的情况既罕见又常见,以前每年高考都会有一些相关的报道,男女学霸分别考上清华和北大等事例。我是想用优秀者的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来告诉读者——世界的美好,就在自己的努力创造之中。
  

借此向读者展现 一个真实却又比现实美好的世界
  

山西晚报:您在书中对丝绸产品的传统品质与现代渠道、产品设计与市场营销等方面的书写极其到位且新颖,为创作这部作品是不是进行过广泛的走访?
  

何常在:确实,在写书之前,我在杭州呆过一段时间,系统地接触过丝绸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正好也有朋友家中有丝绸厂,就在他的陪同下进行了走访。“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想要写一个行业,必须要对行业有深入的接触与了解。
  

山西晚报:书中人物盛唐、沈葳蕤、管雨儿也各自代表着当代年轻人的风貌,将青年才俊集于一本书中,是想表达什么?
  

何常在:不管是看书还是看剧,我们都希望看到美好的事物,包括美食、美景和美男美女,毕竟现实中并没有那么多出色的人可以让我们同时遇到。小说本来就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是书写梦想和编织美好梦幻,当然要尽可能让书中的人物都出色都风华正茂。
  

是想借此向读者展现一个真实却又比现实美好的世界,让我们可以在一个虚构的世界中享受到超越现实的宁静与美妙。
  

山西晚报:这些人物的名字都起得很有特色,您是如何给作品中的人物命名的?和人物命运有关系吗?
  

何常在:名如其人人如其名,一个人的性格与命运,有时真的和名字息息相关。名字隐藏了一个人许多的信息,包括性格、行事方式以及可能从事的行业遇到的人,等等。所以每次为人物起名时,我都会根据人物的性格、命运来命名,以便更契合他的身份。
  

名字尽可能地符合时代符合人物命运,才能让读者更有代入感,更认可故事的真实性。我们可以研究一下一些名人的名字,很有寓意也很有文化。包括政商两界的精英,他们的名字也都不寻常。
  

山西晚报:书中人物的语言风格都很有特点,年轻人轻松、幽默、直接、犀利,老一代的商界人物说起话来有腔调、绕弯子、废话多,这样鲜明的对比想突出什么?
  

何常在:你很厉害也很犀利,看出来我针对不同人物时采用了不同的说话语气。人物的名字要符合自身定位,说话方式也是一样。不可能一个老人家张口闭口都是最新潮的语句,而且还轻松、幽默,毕竟有阅历有身份地位的人,说话会讲究技巧与艺术。
  

越是鲜明对比,越是突显时代特色。我们每个人都会受时代限制,被束缚在自己的见解之中,所以,年轻人尊重老人家的经历和宝贵的人生经验。老人家包涵年轻人的朝气与激进,如此,才能和谐共处才能形成和谐社会,并且共同进步。
  

山西晚报:在《双赢》的结局里,一直争斗的主要人物都冰释前嫌,最后合家欢。这样的定位是为了体现当代青年创业者的价值观?您是不是觉得这样更顺应时代?当代年轻人的思想和格局都和老一代不同了,是吗?
  

何常在:求同存异永远是我的故事的主题,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不可救赎的坏人,才是世界应有的样子。当然,我也认可世界上真有十恶不赦的人,但既然要为读者呈现更美好的世界和更值得期待的结局,就希望是一个不太悲伤的故事。当代年轻人不太喜欢悲剧,在激烈竞争的今天,更希望和同事、朋友、对手以及世界,握手言和。
  

山西晚报:这个结局,可不只是《双赢》,是不是“多赢”或“全胜”更合适?书名还有什么含义吗?
  

何常在:我们在社会中的关系看似复杂,其实更多的时候只是一对一的关系,比如两性关系、父子关系、同事关系、父母关系,等等,双赢所强调的是一对一的关系之时的共赢。如果所有的一对一的关系都可以做到共赢,世界也就大同了。
  

山西晚报:希望读者阅读《双赢》获得怎样的收获?和以前的作品有什么不同之处?
  

何常在:希望读者能以拓展性的思维理解《双赢》的含义。婚姻或者说家庭,作为最小的社会组成单位,和谐了幸福了双赢了,社会就会安定团结。最小的单位决定了最大的基本面。和以前作品的不同之处在于《双赢》类似于是双主的设定,男主和女主同样重要,同样出色,没有谁附属于谁也没有谁主导谁,他们之间更多的是互相需要互相帮助。
  

如果小说是可以暂时休息的港湾 希望这个港湾非常宁静而美丽
  

山西晚报:为什么您的政商小说的主人公大多是以40岁以下的年龄段人士为主要刻画对象?这些人物有创作原型吗?可以举例说明。
  

何常在:哈哈,男人的黄金年龄是30岁到60岁,而40岁正是中间阶段,是最关键的事业奠定期。如果一个男人在20岁的时候没有事业,还可以安慰自己。在30岁的时候没有成就,也可以对未来充满期待。但到了40岁时,还一事无成,就很难再有所突破了,除非真的奋发。所以从30岁到40岁是男人事业的关键阶段,也是成长最迅速和接受新鲜事物最快的时期,当然,也是最值得书写和故事最多的时期。
  

人物的原型也有,但只会截取一部分特征,大部分还是虚构的。
  

山西晚报:写了这么多作品,塑造了这么多人物,您最满意自己笔下哪一个人物?为什么?
  

何常在:其实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最满意的人物永远是下一个。就目前而言,我最认可的人物是《隐者慧医》中的郑道和《胜算》中的关得,以及《浩荡》中的何潮,他们的身上有不同的特质,分别代表了男人的隐忍、沉稳和顺势而为。
  

山西晚报:商场如战场,竞争是很惨烈的,但您大部分作品的结局是好的,主人公的前景很广阔,这样写是为了激励读者?还是您认为在商界坚持诚信和创新就能获得好的前景?
  

何常在:写书,其实就是为读者构建一个既写实又虚构的世界,是为了体验不同的人生,感受不同的喜怒哀乐。既然如此,光明的结局美好的结尾,就是生而为人的最终极追求。如果说小说是一个可以暂时休息的港湾,我们当然希望这个港湾非常宁静而美丽,而不是充满了惊涛骇浪。
  

山西晚报:您写了这么多部政商作品,您是怎样积累素材的?怎样保持创作源泉的不枯竭?
  

何常在:身边全是政商两界的朋友,他们的人生经历就是取之不尽的创作宝藏。更不用说还在不断地认识新朋友,积累新素材拓展新视野。
  

山西晚报:在这么久的创作过程中有令您难忘的人或事吗?
  

何常在:有很多。比如因为我的书而走出丧夫之痛的老人家,因为我的书而走向成功之路的创业者,因我的书而立志成就的科研工作者,等等。曾经有一个读者因为事业低谷,悲观绝望之中,想要结束生命。在无意中看到了我的一部小说后,被深深吸引。由于小说很长,他足足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读完。读完后,时过境迁,当时的灰心已经过去,他恢复了信心和勇气,走出了人生低谷。
  

能为人带来启迪的作品自然是好作品,而能让人忘记苦痛的作品,也是有价值的作品。文以载道,一本书不仅仅只为大众带来阅读上的愉悦,如果还能对他们的人生有所启迪,当是最大的收益。
 

历史的创作者不是别人 正是我们自己
  

山西晚报:您是怎么走上文学之路的?
  

何常在:如果非要从最初的源头算起,应该是在初中时第一篇被老师表扬的作文激发了我的表达欲,是的,每一个作家对写作的原始动力来自于表达欲。为了得到老师的下一次表扬,每次作文课我都是最认真最用心写作的一个。后来不间断的文学创作,不管是出于什么动力继续支撑,最开始的起点,还是老师的认可和夸奖。
  

山西晚报:您的作品被形容为“运筹于现实之中,决胜于商场之外”,这句话是怎么来的?有什么具体内涵?
  

何常在:现实是创作的基础,是土壤,立足现实,在文学的海洋中书写商场传奇、命运悲欢以及波澜壮阔的时代,就是决胜于商场之外。
  

山西晚报:您觉得现实题材的作品可以为读者带去什么样的思考?
  

何常在:我们都生活在现实之中,思想可以神游物外,但终究脱离不了现实的影子与规则。立足于现实,才能更好地展现时代精神,记录时代的脉搏以及潮流,歌颂平凡英雄与创造历史的人们,既是对时代的礼敬,也是一个作家应有的品格。
  

希望读者从我的现实作品中认识到时代的契机,看到历史的创作者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而所谓历史与未来,并不是过去和以后,而就在当下的一刻。活在当下,当下连接的就是历史和未来。
  

山西晚报:在众多同类题材中,您觉得自己的作品有哪些独具特色的地方?
  

何常在:现实是一面镜子,人心也是一面镜子,心中充满阳光的人,他眼中的现实是美丽而饱满的生活。反之,黑暗与阴暗过多的人,他看到的都是悲痛和绝望、疮痍和死亡。就像一个走路的人,迎着阳光的人,看到的是光明和远方。背着阳光的人,看到的是影子和脚下。
  

我的作品会更多地展示现实的美好,让更多的读者看到阳光和温暖。
  

山西晚报:您怎样看待商业市场?您的书可以作为从商者实战的参考书吗?
  

何常在:总有人说“我的成功可以复制”,其实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完全不同版本的通关实战,不能照搬。但为人处世的道理、与人为善的理念、做商的最高境界是做人的情怀,是相通的。书,可以从道的层面来帮助从商者,至于术的层面,就看各人的感悟和本事了。
  

山西晚报:您接下来有什么创作计划?有没有写我们晋商的打算?
  

何常在:今年应该会写两本现实题材,基本上是去年下半年就定下的方向。晋商是一个很好的题材,有很多感人的值得弘扬的故事。如果时机成熟时,很愿意写一写晋商这个群体。

 

最新文章

0310-3115855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