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总会成为“主潮”

日期:2022-03-01 来源:文艺报 作者:王文静 浏览: 分享:


“后浪”总会成为“主潮”


关键词:“后浪” “Z世代”

“Z世代”这个概念的内涵曾经发生变化,上世纪末被用来指称最后一批“80后”青年,但它真正以现在通行的含义在文学现场亮相,则是2018年的《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当年,网络文学用户增速最高的部分就是他们——出生在1995至2010年间的人。2020年五四青年节,演员何冰在B站用一场题为《后浪》的激情演讲为“Z世代”打“call”,从“Y世代”的视角完成了一次聚焦青年的速写,也助推了“Z世代”进入大众语境。前不久,阅文集团发布的《2021网络文学作家画像》显示,该集团旗下网站年度新增作家80%是“95后”,网络文学创作迎来了名副其实的“95后”时代,“Z世代”凭借实力和速度从崭露头角走到舞台中央,进入到属于他们的当打之年。

近年来,网络文学的作家群体和读者用户都表现出明显的迭代,年轻化成为网文世界的新趋势,“Z世代”已成为网络文学在创作和消费两个层面上的主力军,改变和塑造着网络文学的时代样貌。在中国作协2021年9月发布的“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中,我会修空调、枯玄、柠檬羽嫣等一大批“90后”“95后”作家入围“新人新作榜”;在艾媒数据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男(女)频作家影响力榜单中,齐佩甲、黑夜弥天、荣小荣等多位“95后”作家榜上有名;我会修空调的《我有一座冒险屋》、云中殿的《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助力他们“一书封王”冲出了“大神霸榜”的重围。

除了现象级网络文学作品的问世和“大神”级作家的诞生,“Z世代”显示出开始主导网络文学用户的整体趋势。他们擅长交流互动,付费习惯良好,乐于以“同人文”等形式进行衍生创作,在题材、话题和影响力上打上了鲜明的主体性印记。时至今日,网络文学从最初的玄幻、穿越、军事、校园等基本题材类型已经发展出了科幻、体育、电竞、职场、传统文化、娱乐等几乎涵盖青年生活领域全部内容的20余个大类、200余种小类;“次元系”“马甲文”“系统流”“无限流”等新类型不断优化和刷新着网络文学的内容生态。“Z世代”在网文领域中表现出了更前沿的文化嗅觉和更广泛的生活体验,也因此获得了更多用户关注。

不难发现,在“Z世代”重构网络文学当代景观的表象之下,是他们对社会流行文化趣味和青年亚文化内部结构的不断更新。作为互联网原住民,他们不再像网络文学“拓荒一代”一样把网络理解为传播工具。“Z世代”所拥有的是互联网时代的生活模式,正如麦克卢汉所说,新的传媒不再是人与自然之间的桥梁,它们就是自然。

1995年,中国开始逐步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同年中国成立了第一家互联网公司。作为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同龄人,从“Z世代”记事起,“上网”就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技术革命与媒介迭代渗入他们的日常生活,使他们成为具有互联网思维的“网生一代”。在互联网的媒介属性和产业属性的共同塑造下,被称为数媒土著的“Z世代”个性鲜明、爱好广泛,注重精神体验,易受兴趣驱动,是既有强烈的自我表达能力,又有强大的互动和消费意愿的“斜杠青年”。

在“Z世代”看来,获得知识和意义并不是文学阅读的唯一目的,特别是当文学阅读的主体、对象、内容和方式全部与互联网这个无限的媒介空间相结合的时候,体验和互动成为“Z世代”的基本文学趣味。一方面,代入的网感和爽感在他们登上网文舞台后迅速升级。如果说“70后”“80后”多少还接受着武侠、言情小说的影响,保留着对故事节奏和情感逻辑的传统式理解,那么支撑“Z世代”网文世界观的则是伴随他们成长的游戏逻辑。计算机的程序法则教会他们打游戏的同时,也教会了他们如何把读者变成玩家,因此,“Z世代”比前一代人更懂得怎样“埋梗”“圈粉”,并创作出连结作家和读者双方体验的故事人设。《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中的主角沈天穿越为厄运连连的皇子,作者云中殿赋予废柴主角的反套路逆袭为该书大量圈粉。

另一方面,多形式互动是“Z世代”在网文世界的行为表征。互联网的即时互动性决定了网络文学的社区化特征,其商业性激发了网络文学虚拟社区的活力。“Z世代”愿意购买自己喜爱的作品,付费本身就是对网文文本的积极反馈。《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现象级网络小说《诡秘之主》获亿万订阅、千万推荐、百万打赏,打破了网络文学20年的纪录;《万族之劫》作为2020年度读者打赏数额最高的作品,在平台拥有827位“盟主”(打赏作品超过1000元人民币的读者)。当然,购买不是终点,因为阅读本身不是目的。他们作为读者,还会以极高的热情主动自发地参与评论,对剧情人设进行吐槽,在作者看到书粉反应的同时,书友之间也产生了密切互动,他们签到、收藏、推荐、转发,甚至会专门建立群/小组,除了文学网站的评论区,“Z世代”对于作家作品的交流遍布百度贴吧、微博、B站、豆瓣、知乎等社交平台。会说话的肘子的《大王饶命》是网络文学史上首部拥有150万条评论的作品,其单章的评论量就超过1.5万条,而这在网络文学诞生之前是无法想象的。

当然,“Z世代”对网络文学的意义远不止这些,相较于付费打赏和吐槽评论,衍生创作最能体现他们对文学生态的影响。因为这意味着文学领域中“你写我读”的单一模式被突破,“Z世代”不仅从读者转变成用户、粉丝,还进一步从粉丝转变为作者,“交互性”渗透到网络文学最基本的供需结构中,并实现了身份转换。无论是《诡秘之主》的衍生画作还是《庆余年》《赘婿》等爆款网文的同人小说,从读者到作者的身份互换证明了网络社交是“Z世代”的刚需,其在网络文学中的表现就是对创作的更高参与度,其价值在于,高参与度正在为网络时代的文学转向提供更多可能。

作为青年亚文化的代表群体,“Z世代”生在市场经济下,长在互联网络中,他们对于科学技术和新兴媒体的信赖是这一代人打破权威、去中心化的思想基础。通过10年左右的努力,他们在更开放、更公平的网文生态中获得了破圈的能力,那些“真金白银”的认可背后是他们“真刀真枪”的创作能力和真才实学的知识积累,头部作家获得的所有鲜花和掌声都是源于他们的作品,而与身份、职务、学历、社会关系一概无关。一切身份权威在“Z世代”的面前都被解构了,“写得好”才是唯一的“成神”之路,他们面对文学的勇敢和坦诚值得每个人尊重。而人们对于“Z世代”的认知或许还是有些表面,他们时尚前卫的追求和热情主观的情绪常常被冠以缺乏成熟、不够理性、过于自我的消极评价。但相信这一切都会过去,“Z世代”用行动证明着“放纵不羁爱自由”,也正在迎接着属于他们的海阔天空。

最新文章

0310-3115855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