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写作【小兔家】

日期:2022-03-24 来源:河南日报 作者:何弘 浏览: 分享:


我们为什么写作

□何弘

  多年前,在谈到自己的评论工作时,我曾写下这样一段文字:“不管是创作还是评论,写作毕竟不只是一种专业技能那么简单,它涉及到与人类精神生活、个人经验相关的一种信念,写作者应该对时代的问题和人类的生存体验进行有深度地表达。写作关乎的是精神信仰问题,要追究到终极的问题上去,要对人的生命安立提供自己的帮助。”正因如此,在文学评论和研究中,我努力关注决定我们生活方式的重要因素,于2000年出版了研究计算技术、网络对人类生活和生存影响的专著《生存的革命》。这是我的第一本书。今天,我主要从事网络文学工作,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因。

  河南被称作“天下粮仓”,近年又完成了向“国人厨房”的转变,为维护国家粮食安全作出了重大贡献。作为河南人,以河南为样本,全面反映我国的粮食问题,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长期从事文学研究与评论,对各种文体的边界、表现特征等有着清晰的认识。但在进行《命脉》和《粮食,粮食》写作时,我决定放弃一切与文体相关的条条框框,怎么有利于问题的表达就怎么写。所以《命脉》中,我们用大量篇幅写水对文明生态的塑造,以便在更深的层次揭示南水北调工程的价值和意义。同样,在长篇报告文学《粮食,粮食》中,我们写粮食的发展史,揭示粮食生产与人类生存、民族冲突、社会发展的深层关系,以加深读者对粮食问题的认识。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确定了《粮食,粮食》创作的基调:从国家粮食安全的高度着眼,以粮食进化历史、生产历史与人类发展的关系,中国各时期粮食政策、与粮食相关的重大事件为背景,以我国粮食核心区建设、生产技术进步、粮食生产取得的辉煌成就为主线,从粮食问题出发,基于个人经验、溯及民族记忆,立足河南、放眼全国,立足当下、着眼未来,居安思危,力图在对河南从“天下粮仓”到“国人厨房”转变的描写中,促使大家牢记粮食安全的重要性,深刻理解我国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方面的巨大进步,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从而更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自己的力量。

  《粮食,粮食》以相当大的篇幅写了“一个新中国家庭的粮食记忆”,这是我心目中报告文学作品该有的样子。这一章我们选取新中国成立后一个家庭70余年的经历做“切片”,反映了土地改革、农业合作社、粮食统购统销、计划经济体制、农业生产责任制、放开粮食市场等重大社会变革,涉及翻身解放、三年困难时期、大中专学校裁减合并等重大历史事件。这是我们真正以经验的方式对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与粮食问题相关的社会变迁进行的文学表达。这一章之所以能很好地完成,是因为所写的是尚伟民(《粮食,粮食》作者之一)自己的家庭,其中有他自己和他家人的记忆、情感和温度。

  当然,完成如此一个重大题材的写作,仅靠个人经验是不够的。我们由个人经验溯及民族记忆,写了粮食发展史,写了饥荒的残酷无情。而要全面反映中国的粮食问题,不仅需要掌握全国各省区市,尤其是13个粮食主产省(区)的粮食生产、加工等情况,还要研究掌握世界粮食生产、贸易,农业科技发展,各个国家、各种粮食生产、消费数据,包括世界各地的地理、气候、文化等。书中作为背景的概况叙述,比如几百字的简介或简单的数据,需要查阅大量的文献与资料。为此,我们花了近1年的时间进行前期准备,在基本完成案头准备的时候,我们开始走出书斋到田间地头采访。从2017年秋收时节,我们开始集中到基层农村了解情况,去田间地头走访。至次年的麦收季节,我们跑遍了河南18个地市的大部分县(市),积累了大量河南当前粮食生产、加工的基础材料。同时,通过河南省委宣传部协调,我们征得了河南省科技厅、农业厅、农科院、社科院、河南农大、河南日报等有关部门和单位的帮助与支持,获得了全省宏观方面的措施与重大事件、节点的典型案例。

  《粮食,粮食》已经出版,尽管其中有很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我们毕竟从个人经验出发而超越个人情感,表达了这样一个与人类的生命与经验、与历史文化、与社会发展和进步、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密切相关的问题。而读者如果能从阅读中,感觉有趣味、有收获,对粮食问题有进一步的认识,我们会感到无比欣慰。
 

【小兔家】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最新文章

0310-3115855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