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春天

日期:2022-04-07 来源:小兔家创作中心 作者:王建凯 浏览: 分享:


读春天


作者;王建凯
 

   我今天的嘴,又被戳了两回,他们在找什么?我是唯一的证据。据说疯人院的哑巴都被戳好能说话了,民间发言的冲动太强烈了,我该怎么理解莫言?那些永逝者,他该如何思念这被反复审查的人间。审判是否还有可能?是否值得复活?妥斯陀也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记》是否适合今天的俄罗斯?他将面临西方封禁,国内嫌弃的双重尴尬。就像百无一用的诗歌,一边是颂歌,一边是反对。它怎么才能穷尽伟大的生死。我们陷入了灵魂的战争,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战争发生了;我们还在庆祝,悲剧降临了;死亡,这么近,就像棒喝。我没理由太在乎意识形态的三瓜两枣,嘻,这吓人的通谍,这狗娘养的一地鸡毛。尼采知道纳粹,卡夫卡了解近卫军,策兰的塞纳河直通北约。托翁更早时间,就抢先去了车站。这类似旧约的小站,是和文明续命的地方。人类岌岌可危,爱沦陷了。我被隔离数天了,猫咪在思念米,我在思念猫王。我是自愿被隔离的,我愿意待在六层楼的阳台上。不需要光照,只有慵懒和困倦,是心死?还是看透了。这人世间的投机和暗算,这微茫的正声,这“绝笔于获鳞”的艰难的删述。切割吧,前半部分作废了,后半夜,也不想要了。这大雄宝殿,没有真神,只有厉鬼;所有的宝书,都是教唆;所有以上帝名义发出的,都指向了犯罪。人民在哪里?在基铺逃难的路上。买卖和杀戮是孪生的,强奸和思想经常混用。没有对错的人间,只有适应的不堪。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只有临时的琐碎;没有多少思想,只有鸡零狗碎的杂念;没有军机上的行走,只有大踏步的后退;没有疫情,只有核酸检测;没有顿巴斯,只有静静的顿河;没有扶贫和联合国,什么波兰,乌克兰,只有抢劫和买卖。尼采说:没有上帝,只有所谓的保佑;没有新约,只有旧恨;没有和解,没有救世主,甚至没有救赎;只有“痛苦的默认”,只有俄罗斯,只有黑手党,这被狗链子套牢的民间,只有卡夫卡“像只狗”的轻蔑。

        ——2022.4.7

读春天

小兔家文创中心原创,凡标明原创作品,搬运转载请标明出处

最新文章

0310-3115855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