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初夏槐花香

日期:2022-05-01 来源:小兔家文创中 作者:郑永涛 浏览: 分享:


故乡初夏槐花香


郑永涛

蓦然间,又到了春末夏初,这是故乡冀南平原槐花开放的时节。此时,那个生我养我的叫作郑村的小村庄,应该正氤氲在槐花那幽幽的清香中吧。而漂泊异乡的我,却只能在记忆中独自去回味这槐花的清香,去体味这淡淡的乡愁了……

故乡栽种的槐树,通常是刺槐。刺槐因枝条上长刺而得名,又叫洋槐、刺儿槐,是一种豆科落叶乔木。因刺槐适应性强,生长速度快,木材坚硬,非常实用,所以在北方广泛种植。在乡间,房前屋后,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刺槐的身影,在我们郑村尤其的多。我家院子里,原来也有一棵十几米高的刺槐。关于刺槐,最美好的记忆是春末夏初槐花开放的时节。

小时候,每到春末夏初,村里大大小小的刺槐便会陆续开花。在高高低低的刺槐树上,一嘟噜一嘟噜洁白晶莹的槐花垂挂在翠绿的槐叶间,颜色格外素雅,耐看。一树树的槐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将整个院子、街巷、村庄悄悄包围,使乡人们终日沉浸在幽幽的暗香中。而那十几天的花期,也就成了故乡一年里最诗意的日子。行走在村中,一串串的香雪成了最亮眼的风景,一阵阵的花香就是最迷人的味道。最诗意的,是有月的夜里。走在小小的村庄里,月光温柔,槐花微亮。如水的月光,轻轻的脚步声,淡淡的槐花香,相互浸染,彼此交融,让人不知不觉就沉醉其中,进入一种沉迷的状态。那种初夏的美景和味道,是独属于故乡的,独属于故乡人的。

槐花除了可供观赏,更是一道独具特色的乡野美食。每到槐花开放的时节,乡人们便会采来做成美食来吃。槐花的吃法有很多,如槐花馒头,槐花苦累,槐花炒鸡蛋,槐花窝头,槐花包子,槐花饺子,槐花饼,槐花煎饼,槐花粥,等等。做法不同,风味便各异,但都有着槐花香香甜甜的独有美味。做槐花馒头时,需先将槐花去梗洗净并沥干水分。将槐花倒入面粉中,再加入化开了酵母粉的温水和成面团。面团发酵好后,揉面排气,再揪成剂子揉成馒头,放入蒸锅稍醒片刻,上汽后蒸二十多分钟即熟。刚出锅的槐花馒头,雪白暄软,香气扑鼻。咬一口品嚼,面粉的麦香烘托着槐花的香甜,口鼻生香,沁人心脾,回味无穷。这香香甜甜的槐花馒头,是初夏的味道,是故乡的味道,是母亲的味道,是童年的味道……
相较于槐花馒头,槐花苦累的做法要简单一些。做槐花苦累时,槐花去梗洗净后沥一下水分,加入少许食盐拌一下,再加入面粉搅拌,使面粉粘于槐花周围,然后放入蒸锅,上汽后蒸十几分钟。出锅晾凉后,再用蒜泥和香油拌一下,即可食用。与槐花馒头的不同之处,在于槐花苦累因不用发酵,所以更加筋道,并且因为多了蒜泥和香油的加持,味道更加丰富一些。槐花苦累即可当菜,又可作主食,非常实用。

不能不提的,还有槐花炒鸡蛋这道鲜菜。槐花炒鸡蛋跟许多鸡蛋炒菜一样,将去梗洗净的槐花沥干水分,然后加到打散的鸡蛋液中,再加入适量食盐搅拌均匀,倒入烧好的油锅中炒至焦黄即可出锅。也可将槐花炒至半熟或在开水中焯烫片刻后,再放入鸡蛋液中拌匀烹炒,味道稍有差异。一盘槐花炒鸡蛋端上餐桌,黄绿相间,蛋中抱花,花中蕴香,外焦里嫩,鲜香美味。这是初夏时节,乡间最鲜、最嫩、最香、最美味的一道菜了。

槐花这种可食用且美味的花,在饥荒年代里帮了老百姓的大忙,救了不少人的命,填充了数不清的人饥饿的肚子,是很接地气的一种时令凡花。我小的时候,虽已不是食不果腹的年代,但毕竟能节省一些粮食蔬菜,并且美味可口,因而人们都不会错过美味的槐花。采槐花时,需将镰刀绑在杆子上,然后举起杆子用镰刀削下槐枝,然后再捡枝撸下槐花。如果身手不错,还可上到刺槐树上采下一嘟噜一嘟噜的槐花扔下来。我就曾不止一次上到刺槐树上采槐花。刺槐树的树皮比较粗糙,因而会把手和身子磨疼。但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最头疼的是刺槐树的枝条上有刺,因而采槐花时需要格外小心。有好几次,我不是扎破了手,就是划伤了脸,没少见过血。但即便如此,我每次也是乐此不疲。我在树上小心地采下一嘟噜一嘟噜槐花扔到地上,母亲手提竹篮弯腰撸着槐花。在我的记忆中,这是无比美好的画面,是难以忘怀的往事。

其实,槐花不仅是难得的食材,还是一味中药材,能有效治疗银屑病、颈淋巴结核、暑疖等疾病,还具有降血压、扩张冠状动脉、抗氧化、抗菌、止血等功效。将其做成家常饭菜,还具有清热、凉血、止血、降压的食疗效果,受到不少人的青睐。

我对槐花的偏爱,缘于它的品格。槐花没有妖艳的颜色,没有浓郁的花香,朴素、高洁,谦卑、内敛,不喧嚣、不张扬,像一位雅士,潜隐人间,行走于世。而槐花的食用价值、药用价值、食疗价值,以及槐木的使用价值,又体现着刺槐的奉献精神,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

如今,离开故乡已二十多年了。身处异乡,每每到了槐花开放的时节,心中的乡愁总要平添几分。那时故乡的槐花,伴着母亲的味道,吃进了口中,吃进了肚里,也吃进了心底,吃进了记忆,吃进了灵魂。岁月流逝,人事变迁,槐花,渐渐成了心中的一个念想,成了乡愁的一个寄托。只是,这念想倒是容易成真,但这乡愁恐怕是永不得消解了。
那氤氲在槐花香中的故乡,在远方,在心中,在梦里……
 
 

郑永涛简介
 
郑永涛,笔名土生,男,1984年生,河北邯郸人,毕业于江西大宇学院中文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邯郸市作家协会理事,邯郸市肥乡区作家协会主席。作品散见于《解放军报》《法治日报》《人民公安报》《中国妇女报》《中国老年报》《中国城市报》《语文学习报》《作文周刊》《河北日报》等多家报刊,出版有散文集《土生土长》。曾在驻京空军某部服役。

小兔家文创中心原创,凡标明小兔家文创中心作品,搬运转载请标明出处

上一篇: 初冬

下一篇: 108天的旷世姻缘

最新文章

0310-3115855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