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小说叙事新探索,作家孙甘露长篇《千里江山图》终于出了

日期:2022-05-14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罗昕 浏览: 分享:

5月12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文艺出版社获悉著名作家孙甘露的最新长篇小说《千里江山图》刚刚开启预售,这部在文学圈“传闻”已久的长篇小说终于要正式露面。

当代小说叙事新探索,作家孙甘露长篇《千里江山图》终于出了

小说正文34章,全书24万字。它以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为背景,讲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历史故事。1933年,腊月十五,一场秘密会议突然被冲,一半与会者被抓。一个叫陈千里的男子临危受命,继续执行绝密计划,在众目睽睽之下展开一场事先张扬的转移险战。整部小说节奏极快,情节密度高,语言动感强,形成了一种激情美学叙事的动态结构。同时,隐蔽战线里每个人物的内心世界跃然纸上,他们是父亲,是爱人,是兄弟,他们的身影掩映出没在上海、广州、南京的市井街巷,他们在漆黑的夜里开始一段深不可测的航程。

当代小说叙事新探索,作家孙甘露长篇《千里江山图》终于出了

孙甘露

孙甘露调动了多年的文学积累和经验,在小说结构、人物塑形和语言速度等文学性方面进行了探索,创新了主题小说的叙事范式。在创作时他也参考了当时的城市地图、报纸新闻、档案、风俗志等真实材料,重现了三十年代上海、广州、南京的社会环境、风物和生活,还原了当时上海的建筑、街道、饮食、风俗和文化娱乐等日常生活,一条马路、一件大衣、一出戏、一部交响曲、一道菜抑或穿街走巷的脱身路线,建构出了令人身临其境的小说空间感,给读者创造了沉浸式阅读氛围。

据悉,《千里江山图》先后入选中宣部全国重点主题出版物、“十四五”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专项规划、中国作协重点作品、上海市重大文艺原创项目等多类重要选题计划。多位作家和学者在看了《千里江山图》后认为这部新作是将主题叙事提升至全新文学高度的作品。批评家潘凯雄评价:“这是颇为惊心动魄的一段不太为人所知的革命史,况且其中也蕴藏着诸多智慧、勇敢与胆识,包括不动声色地制造悬念,这是一种艺术或许还是大艺术。”学者刘统表示,“小说参考了大量革命文献史料,内容力求贴近历史真实,人物、事件、地点与历史背景相符合,作品体现了历史真实性,是作者的一个创新。”作家马伯庸对《千里江山图》呈现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活肌理,特别是找到了理想主义者这个群体表示了赞赏,小说家展现出了极高的小说技巧,马伯庸说:“气势磅礴、结构精巧,几笔勾画出一个时代的肌骨、几个理想主义者的魂魄。”

不少人直言,《千里江山图》是一部超乎他们“孙甘露印象”的作品。在学者刘擎看来,孙甘露标志性的文风曾过于夺目,甚至遮掩了他作为小说家的高超功力。而这一次,孙甘露不动声色,读起来惊心动魄,“时代激流中的信仰与牺牲,暗战中的悬疑与谋略,极端环境下的忠诚与背叛以及爱与离别……在冷静练达的叙事中栩栩如生,让人沉浸其中又回味无穷。”学者毛尖也认为:“这一次,孙甘露的新男主用截然不同的速度行走江山,逆流而上。这是孙甘露履历里的新人,忧郁的先锋派小说诗人突然变成了动词的巨人。”

作家李诞说:“谍战,悬疑,英雄主义,怎么也没想到这些词有一天会用来形容孙甘露老师的作品,然而这发生在上海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紧张也紧张,狠辣也狠辣,最终感到的却是一种平静,陈千里身上那种平静,功成不必在我,事情总要办成。”

但在变化中,亦有不变的坚持。比如孙甘露小说中的一个重要特点——为安放小说人物建构合适的物理空间,从代表作《我是少年酒坛子》里的酒馆,到此次《千里江山图》里的街道,一直存在。批评家陈福民还强调:“孙甘露在《千里江山图》中改变了他所习惯的叙事姿态,但一如既往保持了小说叙述语言的艺术品质:俭省、精确、优雅。”

最新文章

0310-3115855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