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堂与江湖---范仲淹传(第一部 风云际会)

日期:2022-05-25 来源:小兔家文创中心 作者:滕非 浏览: 分享: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代序

  何常在

  司马光曾说:“文正是谥之极美,无以复加。”

  司马光认为“文”是道德博闻,“正”是靖共其位,是文人道德的极致。此后,“文正”被认为是人臣极美的谥号。

  明武宗的时候,大学士李东阳病危。大学士杨一清前来探望,见李东阳为谥号担忧,杨一清表示李东阳死后会有“文正”的谥号。垂死的李东阳竟一下坐起,在床上向杨一清磕头致谢。因李杨二人私交甚厚,有人作诗讽刺说:“文正从来谥范王,如今文正却难当。大风吹倒梧桐树,自有旁人说短长。”

  历史上获得“文正”谥号的文人不少,最让人敬仰并且没有争议的,当属范仲淹了。

  范仲淹也是我最为仰慕的先贤,一生坦荡,为国为民,真正做到了“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终其一生都在践行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国之大者的文人。

  滕非所著的《庙堂与江湖:范仲淹传》,写尽了范仲淹一生的传奇。和之前诸多书写范仲淹的作品不同的是,他文笔从容,立意开阔,并且引经据典,力求每件事情都不悖史实,每句话都有出处,却又师古而不泥古,故事生动有趣、情节紧张紧凑,真正做到了严肃、活泼、团结、紧张,是一部难得的书写范仲淹先生的佳作。

  我和滕非认识多年,既是写作上的同行又是生活中的好友。他早年习文,后下海经商。经商多年,始终不忘胸中之意,只要一有闲暇就会写作。和大多数每天都在奔波忙碌中迷失自己,很难与自己独处的商人不同,他还可以做到在应酬之外,一个人安静地独居一隅,于一间陋室,一桌一椅一茶一电脑,以及无数藏书,神游物外、笔下乾坤,享受精神层面带来的飞跃。

  滕非心中从未放下写作梦想,也许是骨子里的文人气息无法割舍,又也许是总有需要表达的思想,他需要用文字和世界对话,用文字来安放自己的内心。他常说,经商非本意,只是为生活所迫。其实有时想想,我们总是在追求求而不得的东西,很多时候并不是为了满足私欲,而是为了寻求通往高尚之路。

  读史书,可以让人沉静,可以让人从中思索许多超越现实的道理。古往今来,千年一瞬,无数生动的历史人物用他们波澜壮阔的一生为我们演绎了高尚,卑劣、功名、烟云,最终,富贵荣华、功名利禄都不过是过眼烟云,传承的只有闪亮的文字和耀眼的思想火花。

  智慧可以穿透时光,以强大的不可抹灭的力量贯穿古今,让我们领悟、感悟和彻悟人生。千百年来,引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始终矢志不移的,正是无数文人风骨和他们的文学作品,让我们感受到了文化的薪火相传。

  滕非的文字,朴实又不失内敛,内敛之中,带有严谨和沉稳的叙述,以从容的口吻,以范仲淹的一生为主线,徐徐道来北宋年间诸多历史事件,无数名人如闪亮的群星,一一展现。

  如同一幅栩栩如生的画卷,浓墨重彩地描述出了范仲淹坎坷且灿烂的一生。作文如做人,滕非选择以范仲淹为切入点来书写历史,来与世界对话,是他敬重范仲淹的为人,也是他希望可以和范仲淹一样做一个“勤学好问曰文,博闻多见曰文”以及“内外无怀曰正,诚心格非曰正”的人。

  正如范仲淹为别人所写“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何尝不是范仲淹自己一生的写照?相信拥有山高水长的先生之风的滕非的《庙堂与江湖:范仲淹传》一书,可以写出范仲淹山高水长的先生之风。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高尚的境界,“宁鸣而死,不默而生”也是值得敬佩的人生追求。滕非慢慢成长并且积淀了先生之风,也正是他推崇中国传统文化一心为文化事业而努力的结果。

  愿以范仲淹的一句诗与滕非共勉:“归来笑春风,白日登青天。”
 

  第一卷 风云际会


  第一章 第一才子

  宰相之死

  大宋至和二年,公元1055年,春,正月。

  这天一大早,京城的百姓发现皇城内外清水净街、黄土垫道,三步一岗方步一哨地站满了内府的官兵。

  看到这一阵势,人们都远远地望着,谁也不敢靠近。

  熟知官府规矩的百姓当然知道,这一定是有大事情要发生了。

  果不其然。

  未到申时,只听得几声炮响,皇城中门大开,从里面缓缓走出一支打着黄罗伞的队伍。

  围观的人们这才明白,怪不得一大早就戒备森严,原来是皇上要出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惊动贵为九五之尊的皇上呢?人们交头接耳地纷纷议论着。京城的百姓虽见多识广,但也有些纳闷儿,却谁也不敢多言。

  皇上已经很久没有出过皇宫了。

  没有什么重大事情,皇帝是不会轻易出宫的。

  虽说前些年一直在打仗,但近几年时局还算平和。自从和辽国修下百年和好的盟约以后,西夏也在十几年前被打得俯首称臣。尽管西川路不时有人造反,但那都是些小祸小乱,没几天就镇压掉了。

  难道北边又打仗了?有人猜测。

  这一猜测是有道理的。北宋时期,大宋和辽国、西夏一直保持着不太稳定的邦交关系。

  应该不会,马上有人反驳道。

  有人最近看见过朝廷颁下的旨意,说是要征调人力去并州开荒,这说明北方没有打仗。

  那就奇怪了。既然北方也没打仗,皇上为什么要突然出宫呢?

  好热闹的人们既想近前,又不敢靠得太近。正议论纷纷的时候,有消息灵通的人最先传来消息:是晏丞相死了。

  晏丞相死了?

  报信的人说,有人一大早就看见晏府门外挂起了白纱罩着的灯笼,而且,昨天晚上就听到府内传出了惊天动地的哭声。

  听到这里,看热闹的人们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虽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总比要打仗强得多。

  这些年,人们打仗都打怕了。

  突然之间,人们又都觉得挺难过的。真是晏丞相死了?那么好一个人,早就听说他身体不好······如果真是晏丞相死了,还真是件值得让皇上亲自出宫的事。

  在宋朝,宰相去世,皇上一向有亲去吊唁的惯例。

  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晏丞相就和他一起读书,那些年晏丞相一直陪在皇上身边。因此,皇上一向待晏丞相不薄。就在前段时间,听说晏丞相病重,皇上先是专门派了太医住到晏府给他治病,后来,还准备亲自登门去看望呢。诚惶诚恐的晏丞相不敢惊动皇上,回了一封奏折,说是自己病已经好了,不必劳烦皇上牵挂。没想到好端端一个人这么快就死了。

  真是好人不长命啊!

  百姓们又情不自禁地感慨起来。

  晏相爷可真是个大好人啊,人们摇头叹息着。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和气的人,即使身为宰相,却一点儿架子也没有,不管对谁,他都和和气气的,从没见他害过谁,也没见他说过谁的坏话。如今,像他这样官当得大、脾气好、文章还写得好的人真是不多了。

  人们慨叹唏嘘着,纷纷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惋惜。

  正如京城的百姓所说,有宋一朝,晏殊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好人。除此之外,他还是个大文人、大名人。在能人辈出的北宋,晏殊是为数不多的一个能够同时在文坛和政坛笑傲群雄的顶尖人物。这一说法,无论是在多年以前还是在千年以后,均得到了人们的普遍认可。

  围观的人们一边叹息着,一边四下散去。

  散去的人们还在三三两两地说着什么。很快,关于晏大丞相生前的件件奇闻逸事,于街头巷尾再次被人们津津乐道地传说起来。
 

下节见明日分享


滕非——作者简介
男,1980年7月出生,河北人。
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农工党成员。初从政,在河北某机关工作,后辞职经商。1995年起开始正式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诗歌、小说、等二百余万字。出版作品有:《忘忧草》《那时的乡村》两部。《庙堂与江湖:范仲淹传》为其第一部历史题材长篇传记作品。

 

小兔家文创中心原创,凡标明小兔家文创中心作品,搬运转载请标明出处


最新文章

0310-3115855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