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作家吱吱:对于女性而言,我相信“自强自立、自尊自爱”永不过时

日期:2022-07-18 来源: 中国作家网 作者:康春华 浏览: 分享:

网络文学大神吱吱的最新作品《登堂入室》正在起点网连载。小说主人公宋积云重生返回到父亲去世、家族内讧的关键时刻,力挽狂澜,夺回家族企业的继承与经营权,并将生意做大做强,在瓷器行业翻云覆雨。与吱吱一贯的作品一样,这部小说依然聚焦女性成长和自我价值的实现,既有宅门内的斗智斗勇,眼界也拓宽到商业之中,展现出广阔的社会生活与人情百态。宋积云专业、睿智、勇敢,有着“认真搞事业”的杀伐果断。同时,小说以明朝的瓷器行业发展为背景,既展现出瓷器复杂繁琐的烧制流程,也对瓷器的审美以及背后的匠人精神作了生动诠释,小说由是增加了许多可看度。

 

对于女性而言,我相信“自强自立、自尊自爱”永不过时
 

自觉观照不同地域文化特色

 

在《登堂入室》之前,吱吱完结了一部比较特别的小说:《表小姐》。小说里,出身于蜀地第一富商的“明朗少女”王晞,被母亲护送到京城外祖母家暂住,意欲“拓宽眼界,寻找一门好亲事”。王晞目睹了高门显贵之家烈火烹油、锦绣繁花的背后那种卑微、落寞与不堪。她在这里遭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情世故,也遇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大家都爱写‘美强惨’,而我就想塑造一个家庭温暖、性格健全的女主角。她聪慧、自信并且无畏,我将自己理想中的性格赋予她了。”谈及这部作品的灵感,吱吱表示,最初来自于对四川山水和人情世故的好奇。“我有几个来自四川和重庆的好朋友,她们的飒爽开朗,对生活的热爱、对世界的达观,给我留下特别深的印象。所以我就好奇,到底是怎样的文化,造就了这样独特性格的女性。”

 

熟悉吱吱的读者知道,长期以来,她的创作大多以苏杭文化为背景。比如《庶女攻略》中罗十一娘擅长刺绣,“罗府”是余杭人家,隶属今天的杭州;《金陵春》中周少瑾生于金陵、长于金陵,即今日南京。湖北人吱吱想要写出心中的江南水乡故事,除了翻阅大量的古籍强化积累,还必须去实地去了解和学习知识。吱吱扎根苏杭几个月,还特地学了刺绣,“我学了很普通的技巧和技艺。但仅仅分线一道程序,就已经让我深深地佩服那些古代的刺绣大家了。”实地探访、研究古籍、采访验证,才能将《庶女攻略》中罗府的生活日常塑造得真实可信。

 

对于女性而言,我相信“自强自立、自尊自爱”永不过时

 

通过《表小姐》的创作去细致深入了解巴蜀文化传统和地域风情,在吱吱看来,是“开始自觉地以网文写作的方式观照我们国家不同地域的文化特色”,“在我的创作里,这是一次抬头式的表达。”“我关注的不仅是吃食、风景、性格,还包括那里的婚姻状态、文明特征,以及与其他文化的差异性。”为了将巴蜀地方文化融入小说人物性格和故事情节之中,吱吱多次前往四川采风,与朋友们充分相处和交流,详细考察古代巴蜀地区的历史资料,了解物候和特产、食物属性与地方习俗等,在《表小姐》中以独特方式还原出爽朗、乐观、豁达的地域性格特征。

 

物候、吃食、茶饮、插花、衣饰......吱吱的作品里,精致的饮食,讲究的日常生活,让读者留下深刻印象。因此很难想象,在日常生活里,吱吱是不会做饭的。“可能恰恰因为不会做饭,所以对美食的诞生有浓厚的兴趣。用文字复刻经典菜谱,还原食物的美好,与下厨做饭是殊途同归的。”吱吱说。

 

“我想告诉女孩子们,要自信和无畏。”

 

吱吱从2008年开始从事网文写作,于今已有十余年历史。从创作之初,吱吱就秉持着想表达一些不一样的创作想法,她深耕于古代言情小说领域,却不只是书写那种缠绵悱恻、荡气回肠的爱情。她是“古代宅门小说”的开创者之一,因为她始终关注各种古代情境里宅门女性成长、生活、爱情与婚姻。而今,她已写出千万字的作品,有一批庞大、稳定和高黏性的读者群。

 

从《金陵春》《好事多磨》《以和为贵》《九重紫》,再到新作《表小姐》和《登堂入室》,吱吱的小说既聚焦于女主人公在家庭成长、婚姻抉择、家族事务处理等方面的选择和历练,也写下一系列古代社会家庭的女子群像图鉴,让今天的读者,从其中看到女性在日常生活和家庭关系之中的某种理想状态。以今日的眼光看,这当然并不女性主义——女性将自己束缚于父姓和夫姓之中,囿于家庭生活琐事里,如同波伏娃所说的,“传统婚姻并不激励女人同男人一起超越,它把她禁锢在内在性之中,因此她不能提出其他目标,只能建立平衡的生活。”

 

但吱吱的小说中,依然闪耀着有价值的性别观:自尊自立、独立平等,坚韧而聪慧。“随着时代发展,女性的社会地位不断发生变化,尤其在当下,女性的生存空间受到了很大的挤压。但无论如何,都要自强自立、自尊自爱,用心经营好自己的人生,走到哪里都不会太差。老一辈革命家邓颖超提出的‘自强自立、自尊自爱’的主张,永不过时。”这种创作风格及其背后的价值观映射,建构起吱吱小说强烈的个人辨识度。

 

《红楼梦》是吱吱与读者所共同爱不释手的经典。吱吱认为,“金陵十二钗”及其副册之中的女性命运,足够有文学的张力与经典价值,却与她所想要表达的内核有些差异:“我欣赏的女性都是自尊、自强、自立的,所以我不管她出身如何、起点如何,最终的结局和所达到的彼岸,一定是这个。”可以说,吱吱所有的作品都基于这种女性观、爱情观、价值观的同一性。而打动读者的,很大程度上也是这份坚韧、自立、逆境中寻找破局之法的独特力量。

 

是宅门小说,也是职场小说
 

家庭是温暖与爱的港湾,也是随时需要小心翼翼的“职场”。在吱吱笔下,无论女主的出身、家庭背景如何,历经重生的她们有了前世的经验,在人生道路上,更加成熟和游刃有余地面对挑战,在爱情关系、为人处世、社会交往等方面闯过一道又一道难关。在这个意义上,宅门小说也是职场小说。暗流涌动的“宅斗”“宫斗”,也正是现代职场的“打怪升级”。

 

乍一看,吱吱的作品中很难见到风起云涌、大开大合的故事,但她笔下的宅门和闺阁故事,从来都与朝堂动荡和广阔社会生活相勾连。“写宅门小说,是无法避免社会问题的。宅门里许多的观念,是从广阔社会政治、经历与文化风气里影射过来的,才会形成一种是非观。这样的是非观,才可能产生冲突与故事。”但吱吱不把人物推向极端境地,不以夸张的情节和人物塑造取胜,所以,阅读的快感主要来自于细致的古代闺阁与家族生活的描写,以及以全知视角展现人物的性格、动机和行为举动。古代日常生活的细致样态,满足了读者对古代宅门生活里的求知欲;而小说始终坚持全知视角的展开,如同打开“上帝之眼”,让读者理解每一个人的行为动机和决策依据,从而更了解如宅门后宫如职场般的复杂性。正如吱吱所说——“我希望能给我的读者一点感悟,那就是有些东西还是要努力抓住,不要放弃自己,感情、家庭和人生都需要自己去经营。”

 

“故事可以编造,但细节应当真实。”

 

日复一日的创作,直至千万余字的成果,有了许多代表作,仅仅依靠灵感的迸发,是不足以支撑走这么远的。“薄发”必定要有“厚积”。创作所需要的深厚笔力与背景知识,吱吱作品里典雅流畅的古代语言、温婉动人的女性气质、栩栩如生的古代生活,这一切博学而细致的古典知识素养,得益于吱吱的童子功。

 

吱吱的父亲曾是文艺青年。父母是双职工,小时候的暑假,吱吱被关在家里,无聊的时候只能找书架上的书来看。吱吱家里书架上的书,绝大部分来自于父亲,其中一部分是工具书,诸如《辞海》《成语词典》,以及各类工科工具书;另一部分,则是诸如《中国历代通俗演义》的各类历史演义。吱吱还记得那本叫做《道咸宦海见闻录》的书,这是一本清朝官员的自传体式小说,让人看到明清之际的时代风气。

 

开始网文写作,吱吱最初也爱在网上搜罗资料,但随即发现太多谬误和错乱了,所以她更加信赖纸质文献,如此多年,养成了固定的习惯。“我现在所有的资料,基本上都是纸质资料”,“这么多年一直在写小说,买过无数的文献资料,我都是京东的VVVVVIP了”,吱吱笑着说。

 

《红楼梦》《儒林外史》《金瓶梅》以及“三言二拍”,是吱吱常读常新的文学经典。而类似《明会典》《明史》《中国建筑图解词典》《明代社会生活史》之类的“大块头”,至今,也是她写作中要翻阅的”手边书”,查阅建筑规制、婚丧嫁娶、红白喜事礼俗等,需得时不时重温。比如在小说里写到男女主成亲时跨不跨火盆,吱吱说,其实这是满族人的仪式,汉族人结婚是不跨火盆的。为了考据这个史实,她需要查阅诸如《红白喜事——旧京婚丧礼俗》,把所有反映到婚丧礼俗的仪式都拎出来,在小说里面去寻找和核对。“所以,我觉得故事可以编造,但细节应当真实,经得起推敲,这样才能引人入胜,引发读者共情,才能把她们真正带到小说中的情境里去。”

 

“我要我的每一本都不一样。”

 

与许多网文作家走上创作之路一样,吱吱因为生活的庸常、琐碎与无聊的重复,需要在虚拟世界里建构独属于自己的角落,在文字构筑的梦境里,她可以如鱼般自在轻盈呼吸。

 

至今,吱吱都依然生活在那所生于斯、长于斯的湖北三四线城市里,她在这里按部就班地长大、读书、考公务员、结婚生子。“一点不夸张,半个城往上数几代人都是亲戚,我求学、工作、恋爱、结婚都在这里。”吱吱看到,许多人外出了,而外出的人又在某些特地时刻回到这里。带回很多新鲜的东西,包括物质,包括观念。这一切,与长江中游的古老城市里的旧秩序发生着激烈碰撞。从身边亲戚朋友,从邻里街坊那里听到许许多多的家长里短的故事。吱吱发现了这其中的困境与冲突,也思考着女性的出身、成长、阅历与命运。而这,成为她后来创作“宅门小说”的潜在动机。

 

对于古言小说而言,无论是架空历史还是真实朝代,在“大”的历史长河与“小”的日常生活两方面,都需要有真实可信的历史作为参照。吱吱谈到,在网络文学创作者内部,比如宅斗文、种田文等细分门类里,大家常常专注写一个朝代的故事,“如专门写清代故事的作者,世系谱、名臣谱都能背下来。”所以,必须要在语言风格、人物设定、日常生活细节和社会习俗方面,确保真实的质感。“十多年网文写作,要么在写,要么在想,要么在查资料。”她形容自己。

 

吱吱认为,要在熟悉的题材领域里保持深耕,“不细耕,很难达到自己的顶峰。必须要越挖越深。”深耕的同时,也要坚持创新——“如果做不到全然创新,那坚持局部的创新也是有意义的,要有创新的竞胜之心。”对于吱吱而言,写作,首先是一场关于自我的游戏,“我写得越多,越有遗憾,就越想在下一部作品中弥补这种遗憾。”“所以,创新一直都在。头部作者,一直都在创新,不会自我重复。”吱吱强调。

 

针对来自纯文学界经久不衰的“网络文学同质化”的诟病,吱吱很淡定。她觉得,从创作者而言,寻找到自身擅长的题材领域并考虑到写作舒适度比较重要,“毕竟自己写得开心,读者才会看得开心。”网络文学尊重的是普罗大众的通俗审美,保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让各种文类竞相盛放,读者可以自行选择自己喜欢的阅读口味。在某种细分和垂直类方向里,肯定会着题材、主题和内容的同质化,这个时候,作者的水平自然而然能显示出来。

 

对于女性而言,我相信“自强自立、自尊自爱”永不过时

 

古典审美与当代价值观内核

 

2019年末,湖北省网络作家协会成立,吱吱当选为湖北省网络作协的副会长。这意味着,在网络文学创作之外,她承担着团结引领湖北网络作家创作精品力作、把握网络文学发展动态、推进网络文学组织服务等职责使命。对于她而言,始终关注网络文学对于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并由此思考中国古典的审美精神应当如何与当代人的价值观相结合,是尤为需要勤于思考的部分。

 

2021年12月15日,吱吱作为湖北作协的网络文学作家代表之一,到北京人民大会堂,与上千名作家、文艺创作者一道,参加了中国作协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她对总书记的讲话中“要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把艺术创造力和中华文化价值融合起来,把中华美学精神和当代审美追求结合起来,激活中华文化生命力”体会得尤其深刻。“这是对网络文学创作者而言,是一种极大的激励和鼓劲。网络文学在把中华美学精神和当代审美追求结合起来方面,有天然的优势。”吱吱认为,网络文学用青少年喜欢、大众理解的方式,讲述有当代审美追求的古代故事,传播优秀传统文化,展现了一种根植于国人心中的文化自信。

 

谈到网络文学的未来发展,吱吱相信,包括古言在内,网络文学未来将大有可为,“从高原迈向高峰,网络文学精品力作应该会在下一个五年、下一个十年里出现。”

上一篇: 苏沧桑 :向荒野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最新文章

0310-3115855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